可愛的鬧鍾仍舊執行著日常重複而枯燥的任務,一點體恤也沒有。

三天單車旅遊後,倦怠依然纏身。 雙目緊閉,腦海中仍盤算著行程中的鄉間路況,身體能耐,天氣變化, 一幕幕如虛如實的影像重現眼前。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星期五,間中有陽光,氣溫17~20°C。

IMG 0384一個夢的開始。 帶夢者是從不認識,卻難以忘記的周會長,Allan。 連同一群夢工場的專業工作團隊和團員,籌集成這次旅途的伴侶。 三天單車旅程由廣東河源市展開,最後到達與廣東省接壤的江西省邊界龍南縣的小武當山景區。

河源市與其它內地未完全發展的市鎮差不多,人流不多,現代高層建築物也少,很多建設還在進行中。 在市內的“龍海酒樓”吃過豐盛的客家午餐後,正式開始第一天的單車遊。

路線環繞市外走,路程不長。 途中略有起伏坡地, 還有趕建中的道路,路況可接受。 時有小汽車、摩托車擦身經過,時與大貨車爭路,沿途沒有太多可觀的風景,這天的單車行程在“滿江紅傢俱城"外結束。 對於欠缺運動的我,最終以龜速完成第一段旅程。

晚上投宿於河源市的明珠銀發酒店,酒店屬三星級。 房內設備完善,衛生乾淨。 經過半天的“辛勞",終於可以休息。 恰巧是聖誕節假期的第一天,晚飯過後除一般的抽獎活動外,周會長加添的鬼馬節目“不幸運大抽獎”更把氣氛推上一層,在歡笑和狂喜中度過第一天。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星期六,天色灰暗,微風,氣溫13~15°C。

IMG 0387很早起床, 窗外景色灰暗。 感覺體能已回復不少,腳上的酸軟感也減少了。 梳洗完後,離開房間到中餐廳吃早點。 闊大的餐廳裡只有三個食客,其中之一是我。 雖然騎單車是包尾那位,但早餐到位竟是第一人,有點尷尬。 粥品可口,連吃兩碗,再來一碟炒米粉,肚已填滿。 團友陸續入座,互訴昨日的行程經歷和晚間的按摩服務。 閒談中,了解到一些體能上的知識和團友的騎車經驗。 時間尚早,走到街上閒逛。

灰朦朧的街上行人很少,車輛也不多。 緊裹著外套,迎著寒風走進內街。街上一片悠閒的景象。 沒有趕上班的職場人,也沒有追公車的上學學生,一片寧靜而緩慢的氣息。 市內好像還未甦醒過來, 像是躲在被窩裡賴床的小孩。 禁不起寒風的侵襲,趕緊走回酒店準備新一天的行程。

今天的行程由上午9 時開始, 離開酒店向北的連平縣出發。 在途中一間加油站下車,會長立地示範熱身氣功,為寒冷的早上增添活力,也引來好奇的途人駐足觀看。 各團員認真按指示完成熱身體操,工作人員忙於卸下各式單車。 未幾,眾人各自騎上單車繞著加油站的空地開始試練。 數個繞圈後,正式踏上征途。

IMG 0409充滿信心的我奮力地踏上踏板, 緊跟隊前。 還不到十五分鐘的路程,雙腿肌肉竟然開始酸軟。 如此狀態,難以想像如何完成今天近60-70公里的路程。  後上的團友陸續在身旁呼嘯而過,很快消失在視線末端。 眼前回復鄉間的寧靜,只有急速的呼吸聲在耳內回盪。

龜速的移動,寒冷的側風,令身體和單車搖搖晃晃的前行。 腦中反覆回想參團的意圖,沒有一般旅行團的舒適行程,沒有在人群中爭購土產紀念品,為的是什麼? 是另類的體驗還是一種未知的呼喚? 四周仍是一片寂靜,偶爾路過的摩托車從身旁慢慢地駛過,車後的乘客用疑惑的眼神回望這個孤單的騎行者。

暗淡的田園景色慢慢往身後退,不盡的起伏水泥路躺在面前。 一段上坡路後,又是一段下坡斜,重覆又重覆, 枯燥無味,體能急速下降。 支援車在背後體貼地追隨著,內心充滿歉疚。 很不容易爬到另一個坡上,見到久違了的一位團友。 那種喜悅令失去了的動力重新燃起,推著單車加快步伐登頂。 和那位團友會合後,互道狀況,重調單車的波段,留個紀念照後,向一段長而帶急彎的下坡道直奔而下。

IMG 0415數分鐘的下坡車程把一段“慢”而長的上坡路消滅得無影無蹤。 享受完急速的下降快感,換來凍僵了的手指和雙腳。 從途中的休息亭俯視著山下的小村莊,一道彎曲鄉間小路隱沒在錯落的農舍群, 遠處縷縷炊煙襯托出一片祥和的景象,內心追求的平和恬靜就是如此。 冷冷的微風吹拂著僵立的雙腳,冰涼的霧水撲面而來,眼睛仍然貪婪地凝視著小村莊。 再走2000米的下降斜坡,是一個短休點—順天加油站。 稍事休息,向今天午餐的地點—忠信鎮的“雲香賓館”出發。

早上的稀粥和炒米粉早已燃燒盡,一陣寒意走遍全身。 熱茶、熱湯和熱飯急速地鑽進胃內,體溫開始回升。 轉眼間,餐桌上只留下少量殘羹。 迅間,殘羹也消失了,一切歸於平靜,像是從未發生過,也沒有出現過。 苦戰後,沒有真正的休息時間, 閒坐、閒聊、閒蕩,各行其是。 下午二時,這一天的精華遊開始。

連綿的爬升路,很快消磨掉午飯時的補充,體力再度陷入衰竭中。 加上斷斷續續的道路維修,騎一程走一程的穿過段段斜坡。 串串車流繞身而過,車後排出的廢氣嗆得頭昏腦脹。 前看不到團友, 後只見支援車的細小影子。

轉了一彎又一彎,遠處的山腰系上一條軟軟的灰白雲霧帶。 支援車靜靜的走到背後,清晰地看到司機面帶微笑,誠懇地邀請上車休息。 捨不得這段旅程在此刻終結,回過頭揮揮手,重新踏上踏板,奮力地走向山中。 累極了,再牽著車繼續向前行。 踏板不時碰撞在小腿上,身體的疲累和心理的失落混為一體。

IMG 0417不知走過多少時間,只覺是很久很久,終於到達了今天的最高點—一道隧道入口。 意識上早已放在舒適的下坡道上, 忘了隧道的名稱,只知隧道長達 1·5公里。 幾位團友和會長及支援車正等候我的出現,一聲呼喊,與餘下的幾位團友直奔隧道內。

隧道是雙線對行,沒有照明系統。 進入後不久, 隧道內已陷入一片漆黑。 靠著背後支援車的燈光和對頭車走過的光軌跡,向遙遠朦朧的另一端走去。 汽車的廢氣、車輪磨擦水泥路的沉重運轉聲和應著高音喇叭聲在隧道內來回激盪著。

白刺刺的日光再度沖入擴張了的瞳孔。 離開隧道的那份興奮催逼著雙腳,努力一蹬,單車順著斜坡輕飄而下。 上山的疲倦痛楚一掃而空,此刻盡情地享受撲面而來的涼風。 兩旁的景物如抽象畫般在眼角飛快地舞動著,很快回到平坦的谷地。

谷地上間畫著畝畝農田,清澈的淺水溪流過田埂旁蜿蜒走向遠方。 秋收剛過,農地上只留下枯乾的稻草根和捆捆零散的稻草,有點蒼涼。 閒暇的農人在屋前抽菸,燒稻草或圍坐閒聊。 鄉間的寂靜沒有因為陌生人的偶然出現而打破。

IMG 0430剩下的路程已不多,路況也平坦。 更多的時間是欣賞沿途的景色,也讓雙腿和體能復原。 天色開始昏暗,黑夜快要降臨。 慢慢踏進連平縣的鎮道路上,朦朧中看到會長站立在晚上留宿的酒店外,是等待我這個遲來的團友吧。

南方酒店也是一間設備齊全,衛生乾淨的酒店。 晚飯過後走到酒店前門,一陣寒風竄入心肺。 外面已落下冷雨,預測中的北方寒流準時到臨。 不敢貿然跟隨團友外出,轉身走回房內休息。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星期日,陰雨,颳北風,氣溫 8°C並逐步下降。

今天離開連平縣經內莞上國道105,越過廣東和江西省邊界,直達江西省龍南縣的小武當山景區,全程約50公里。

早上離開溫暖的睡床,走到窗前,掀開厚重的窗簾。 天色比昨天還要昏暗,濕漉漉的街道倒映著一點晨光。 昨夜下了一場大雨,街上行人車輛稀少。 指尖觸及窗戶的玻璃,一道冰凍的寒氣直達體內。 估算外面溫度低於10°C,心內忐忑不安。

大雨對騎車可會產生危險。 早餐會上,會長徵詢團友的意見,是否繼續騎行? 外面大雨依然,一時未能下定論, 各人心中都希望繼續行程。 心中盤算自己的景況;一怕禦寒衣物不足,二未完全復原,怕體力不支染病。 但在難纏愛玩的心態下,也希望完整地完成行程。

IMG 0433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焦急的眼光,令人沮喪的天氣令氣氛跌入谷底。 會長再度與導遊—小茶商量, 最後決定起點改在內莞的一處高點,免去一段2000多米的爬坡,也趁機等待天氣轉好。 一聲出發,各人套上大會提供的雪白雨衣穿過露天停車場,急步登車。

上車後,各人忙於整理禦寒衣物,窗外的景況仍是一片模糊。 十多分鐘的車程已到達起點。 雨點少了,寒風依舊。 下車後的團友瑟縮在狹窄的屋簷下, 一台一台的單車依序卸下。 沒有昨天的集體熱身操,只有各自的磨拳擦腿。 雨勢開始轉弱,今天的行程終於開始。

冷雨點沖著臉上身上直打,外露的身體早已濕透,鼻水在不知不覺間湧流出來。 忽地眼角閃出一片模糊的田園景色,駐足遠望,奇特的山體在煙雨迷霧中若隱若現,清溪小河倒映著橫跨的石橋,丟了秋葉的樹幹沿著小河邊靜靜地佇立著。雀躍的視線被美妙的景色牢牢地牽引著,繃緊的心情一下子放鬆。

各人追逐著未知的美景,右去是“聖跡蒼岩”,左到“四季珍稀果園"。 首批團友早已輕快地踏入山間,震懾的景色等待各人的追捕。 時間很快在歡愉間溜走,餘下還有30多公里的路程。 不捨還需走,讓美好留在回憶裡。

很快走上105國道,單車道在內傾的國道邊緣。 寒冷的側風由西北面越過廣闊的谷地,直落在國道上。 疲累的身體仍舊與橫掃的風雨苦纏。 漫長的路上飄著點點的白色雨衣,像淒風冷雨中飛舞的小蝶。感覺氣溫已下降到4°C左右。 按照早上所訂的計劃,騎車活動定於下午1:30結束,客車沿途截載騎行中的各團友。

目標由距離變成時間。 垂下頭,頂著雨,我的目標只能定在眼前每一小段的水泥路上。 爬坡難,下坡也不易,逆風抵消了下坡的優惠。 膝蓋和臀部開始疼痛,體溫消失得很快, 增加踏轉率亦未能挽回失去的體溫。 把單車慢慢地騎到路旁。 顫抖的手從腰包裡取出“救命"朱古力條,僵硬的手指胡扯著纖弱的包裝紙。 平日輕易的動作,現在變得笨拙可笑, 努力地把撕掉了半截包裝紙的朱古力條塞進顫震的雙唇。 窩囊地咀嚼著朱古力的同時,我的單車旅行也到了終結的時間,遺憾無法騎到江西省的邊界。

IMG 0436在和暖的車廂裡換上乾爽的衣襪,稍事休息。 有善的團友遞上增溫的食物,體溫開始回升。 前行的團友陸續回車上,最後成功抵達省界的五位勇士也在羨慕的掌聲中登車。

越過省界已是江西省。 不消十數分鐘車程,已身在小武當山景區下的“旅遊飯店"。 細心的周會長早已通知店主為我們煮了熱騰騰的薑湯,熱菜熱飯隨後不斷送上桌。 各人或坐或站的捧著飯碗,努力地為失溫的身體加添熱能。

飯後走出餐館,定神抬頭一望,重來沒有看過這樣有趣的山形,像幾個蒸熟了的三角錐形外包紫菜的飯團,只不過沒有米飯的白。 為了避寒,走入餐館時,根本沒有留意過背後這番景象。 深深抽了一口涼氣,慶幸能夠走到這裡,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導遊—小茶引領走上“飯團"的步級。 幾回轉身,已到“一線天"下, 一條隱沒在兩座“飯團"山之間的步道。 僅容一人通過的“一線天"後是一個形似內室的空間, 一道紅色鐵橋橫跨在兩座山頭上, 離“內室"地面約有十數層樓高。 眾團友堅持強渡鐵橋,軟弱無力的身軀只好跟在後面移。

幾番內心掙扎, 幾番想退回下山路。 過去幾天的路也走過了,放棄這段登山,記憶中會有遺憾。 喘著大氣,盯著眼前不均稱的粗糙石級一步一步前行, 山上終於傳來團友的興奮呼叫聲,來來回回在山野間盪漾著······。

旅程在秒速間消失了,靜靜留下龜速騎行的回憶。

 

後記:

電影“練習曲”一句對白:「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一輩子也不會做。」引起不少人的衝動,繼而實現心中夢想。 參加這次三天短途單車遊也許是從夢幻中醞釀出來, 但夢想總跟現實有差別; 以為是輕鬆的郊外單車遊,變成個人體力的一次考驗。 一向缺乏運動,體力奇差的我,在團友的鼓勵,工作人員的打氣下,終於完成和經歷了旅途中每一段難忘的時刻,沒有後悔。 當時間沉澱後,此段旅程更顯得珍貴。

在此多謝會長,Mandy,蘭子,我的房友阿輝和各團友的寶貴經驗和包容,多謝導遊—小吳和小茶的引領,更多謝兩位有愛心和有耐性的車長為我們運載行李和後勤支援。 希望日後再可以和各位繼續單車旅遊。

 

作者: 新
相片: 新

 
 
 
 
 

Copyright © 2011 Hong Kong Cycling Tour Association